位置 :  主页 > 联系美美 >

银联违规赋予了京东金融发卡的权利

    据了解,银联北京分公司与京东金融在此次的合作方案中采用了2字头编码方式来生成京东闪付电子账户。该编码仅是京东用户和其绑定的借记卡或贷记卡生成的签约协议号,用于在银联网络里识别交易受理方。而实际的支付扣款主体还是该协议号对应的银行卡账户。
 
    京东支付金融副总裁许凌也告诉记者,京东闪付本质上还是一个第三方支付账户,背后绑定的是每家银行自己发行的银行卡,通过京东支付进行的银行卡交易实际上交由银联进行转接清算。京东闪付实际上是网银在线支付账户和银联云闪付账户的合作对接,网银在线具备互联网支付牌照且是银联成员机构。
 
    “接入网银在线,正是银联从卡基支付跃升为账基支付的第一突破口。”有支付圈内人士认为,未来用户和商户采用何种支付媒介,选择何种支付路由,都应该得到统一、稳定的清算通道支撑。这为银联向账基支付转型埋下了下一条金线。外界质疑,通过京东闪付,银联违规赋予了京东金融发卡的权利。相关当事方则表示,中国银联并未分配62银联卡BIN给京东金融,京东闪付实质上仍然是第三方支付账户,是第三方支付与卡组织在支付账户上的合作产品。
 
    市场人士认为,京东闪付是银联探索从卡基支付向账基支付转型的一个信号,这或许也是中国银联突破市场重围的一个重要抓手。
 
    银联向账基支付转型
 
    作为银联扩大支付边界的外延产品,京东闪付7月19日上线。通过此产品,京东金融“一键”完成线下支付布局,可以应用于银联境内外超过1000万台活跃POS支持的NFC手机支付的线下商户,成为第三方支付中首个吃螃蟹者。此前,微信、支付宝曾花费大量人力、财力自行开发线下商户。
 
    这意味着银联把银行卡的受理网络,升级为也能接受第三方支付账户的网络,开启从卡基支付跃升账基支付的初步探索。所谓账基支付是指基于账户的支付,区别于之前是基于卡的支付的约定俗成的做法。
 
    但争议也随之而来。外界质疑银联赋予京东发卡的权利。就此,接近北京银联的人士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称,其实,在此产品合作中,中国银联并未分配62 BIN号给京东金融。62BIN号是银联卡的专属卡BIN号。在上线不足半月后,银联北京分公司(下称“北京银联”)和京东金融合作开发的NFC支付新品——“京东闪付”就卷入争议漩涡。
 
    该人士认为,此次银联与支付机构的合作,是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支付业务发展趋势的创新,直接实现了支付账户通过手机NFC支付,这在全球范围内是领先的。
 
    是否符合监管要求
 
    信用卡市场资深研究人士董峥认为,银联此次对京东闪付的定位为穿透式钱包,与之相对的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所定位的滞留式钱包。区别在于,前者让银行与监管机构可以清晰地看到资金流动方向,便于防范支付风险和反洗钱,符合监管推动方向;后者滞留了客户资金流、信息流。
 
    董峥认为,银联此次对京东闪付尝试的“四方模式”在国内是首创,从卡基支付跃升到账基支付,或许意味着中国支付市场格局将再起波澜。
 
    但也有银行人士质疑,京东闪付是否符合监管对账户管理要求呢?
 
    前述接近北京银联人士进一步解释称,京东闪付未改变《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中对支付机构提供“小额、快捷、便民小微支付服务”的定位,也未扩大支付账户的业务类型、改变其业务性质。银行卡具备的其他功能并没有向电子支付账户开放。
 
    某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央行推行银行账户与非银行账户分类的目的,正是根据账户类型不同来明确不同账户的服务场景与业务方向,因而京东闪付走向线下是否与央行的账户管理分类的方向一致受到了质疑。
 
    面对质疑,前述支付圈内人士持反对意见,认为这是“画地为牢”的片面理解,线上线下的分界已然模糊,微信、支付宝早已打破了各自的场景和业务方向。
 
    许凌也表示,在当前的移动化、数字化、开放互联的市场上,任何封闭的单打独斗模式都会越来越困难,这种模式是没有延展性、可复制性的,用户、商户、金融机构都会被绑架,不利于进一步提升行业效率和用户体验。相反,开放共赢才是移动互联市场的未来,京东金融一直坚持的正是开放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