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  主页 > 联系美美 >

电影工作者和电影教育者所要关注

    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迈入了550亿元大关。而在今年,据猫眼专业版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0月4日,中国电影票房已经突破500亿元,比去年提前了47天。中国电影产业快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各种技术的支持。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最新科研成果在各行各业的渗透,无疑为电影行业发展提供了新思路、新方法和新途径,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机遇。
  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一直以来都坚持着振兴陕西文化产业的初心,今年其依托本土丰富的影视产业,创新探索影视+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产业新模式,为影视产业发展注入新活力,取得了新成果。其在2017年联合西安电视剧版权交易中心、中科院共同发起设立了西安影视数据评估中心有限公司,以影视+科技为核心,依托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创新打造影视数据平台,已经积累了覆盖过亿影视用户的海量数据,得到了业界广泛认同。西部国家版权交易中心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党雷表示,西安影视数据评估中心有限公司的研发基础就是要解决影视行业投资风险高、好剧本少等痛点问题,包括其研发的产品“剧本医生”可以对剧本进行评估,“剧统筹”能够帮助提高剧本的生产效率,以及“咕估剧本”能够做相应的剧本推广等。“我们有一支非常优秀的团队,专业从事影视大数据的评估。未来也希望能与更多的团队合作,为电影插上科技的翅膀。”在这一问题上,李向民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即借助新技术,使电影能够上一个新台阶,形成更好的新业态,而其关键还在于要掌握好情感,讲好故事。他以印度电影为例表示,尽管印度电影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好莱坞电影那么炫,但之所以很多印度电影能够风靡世界,就是因为它做到了坚守本质,用情感来打动人。“情感为本,技术为用,这可能是今后电影发展的必由之路。”
  近年来,“IP”一词成为十分热门的话题。好的IP意味着好的创意源头,因此出现了“IP影视化”的趋势。然而,当各大热门IP被迅速抢购一空之后,电影IP空间又该如何拓展?对此,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李震认为,民间故事中的故事原型这个概念对于影视界来讲非常重要,因为很多影视公司都在说没有好剧本,没有好故事,而中国的民间故事非常浩瀚。虽然民间故事中的很多故事类型如“兄弟杀嫂”“傻女婿”“财主家的女儿爱上长工”等已被电影反复使用,但现在可以通过大数据建设,把这些清理出来,分门别类,让电影编剧能够轻易检索并在这些类型中得到启发,或者是经过现代化转化制作电影。除此之外,李震还谈道:“我们还可以从传统戏剧如生旦净末丑等人物类型中挖掘电影角色IP,这些资源同样可以通过大数据整理出来以备参考。”在北京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院长兼文创中心主任尹成奎看来,2018年是中国电影的关键年。“在此之前,中国电影的基础设施差不多已经做完了,今后要把国产电影提高上去,最重要的是两点:一是电影本身的质量,二是我们要给中国的电影观众拍电影,也要给世界的电影观众拍电影。”
  对于怎样让更多的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尹成奎提出了四点:一是中国电影的宣发和推广能力要跟上;二是要与中国电影有同质关系的世界电影人多开展合作,才能让中国电影人和世界观众有更好的亲密接触;三是中国电影先分属亚洲电影,因此要先把东南亚这一块阵地守住,走出去更容易;四是坚持“一带一路”战略。 新技术一方面解决了电影行业存在的许多难点,另一方面也让其创造本身与制作本身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李向民认为,这些变化不是一点点渐变的,而是突变的,也不是一点点地完善或者改进,而是革命性的变化。首先,新技术在解构电影。过去,电影是对戏剧的记录,是用蒙太奇的叙事方式和胶片摄影来完成;而现在,许多电影场景不再是实景拍摄,而是通过绿幕与技术合成。其次,新技术正在再造产业流程,从故事策划、原创表演到后期音效,再到通过大数据完成市场分析,技术对电影制作各个环节的渗透无孔不入。因此,李向民认为:“技术推动了电影的变革,同时也掉过头来启发我们重新思考,电影到底是什么,电影应该怎么讲故事。”
  “技术+故事”,创新助推新传播投资者到底在顾虑和担忧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迅游科技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高比例的质押,则是我们不得忽视的一个重要隐患。
  在9月末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提问:“大股东袁旭股权质押率超过95%,面对股价大幅下跌,是否有预防大股东平仓风险的预案?是否应该根据相关规定发布风险提示公告?”
  但直到10月15日,迅游科技才做出了一个“顾左右而言他”的回复:“二级市场股票价格受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政策、行业、大盘以及板块指数、公司基本面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目前公司加速业务和互联网广告业务发展态势良好,各项业务正在有序推进,预计公司2018年1-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000万元-18,000万元,具体请关注公司公告。”
  到底有没有预案?是否应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迅游科技可一个字都没有回复啊。这难免让投资者心中疑惑: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为何不敢直面这几个问题?是否表明,他们自己心中也没有底?或许这正是投资者所担忧的事情。 根据迅游科技发布的公告,截至10月16日,袁旭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章建伟、陈俊、厦门允能天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厦门允能天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合计持71,485,45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55%。袁旭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58,941,971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01%。换而言之,一致行动人手中的股票已经质押了82.45%。
  在A股整体处于下行的大势之下,迅游科技的股价也在不断下跌。自2015年12月创新高之后,可谓是一路下行。即使是在10月12日公布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有望大幅增长237.09% - 256.92%,盈利17,000万元-18,000万元,折合每股收益0.75-0.79元的情况下,对提振股价作用甚微。
  而根据中报,迅游科技的净资产为13.88元,股价目前在21元左右,市盈率仅为23.42。这份财报和估值,要是放在三年前股价不飞上天才怪呢。只是今非昔比,投资者对此似乎并不在意,财报预报发布之后,迅游科技股价还创出了三年来的新低。 故事是一部电影的灵魂。虽然电影制作由导演推进,交到了制作、摄影师、美工手上,进行数字化、虚拟化和特效化,但不管怎样,电影最重要的核心还是里面展现的故事。美国南加州大学的Michael Peyser教授以皮克斯动画片创造为例指出,在各种高新技术条件下,电影故事能被推向极致。但与此同时,在这种技术条件下,仍需思考如何做到观影常态下感情、心路多元化,最重要的是产生价值观。“下一代电影工作者和电影教育者所要关注的,是什么样的电影语言与人工智能条件相结合形成的新介质,能够适合世界市场。”据有关机构的统计,从今年年初至今,大股东股权转让完成158家,实际控制人变更76家,其中近22家的接盘方均为国资。
  在很多研究机构给出的风险提示中,基本上都将目光集中在了质押比例上。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沪深两市质押比超过40%的股有360多只,超过50%的股有129只,质押比超过60%的51股,而质押比超过70%的则有10只。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创新·融合·共享——以硬科技驱动影视产业发展变革”高峰论坛。
  近年来,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日趋成熟,图像识别、文字整理、视频编辑等技术的广泛使用,影视行业的发展迎来了新契机。在这些硬科技的冲击之下,“影视+科技”融合发展的新模式正在逐步形成。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陆柯仑在10月9日于西安举行的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创新·融合·共享——以硬科技驱动影视产业发展变革”高峰论坛上表示:“影视与科技的结合,为新形势下全面创新思维、创新方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技术+电影”,融合带来新机遇,毫无疑问,这些股易主的风险比较大,一旦后续股价继续下跌,而质押股东缺乏财力补仓,则会被强制平仓。公司的易主,则让后续经营出现比价大的变数。
  除了这类高质押比的股票有较大控制权易主的风险外,还有一类股则比较隐蔽。尽管从总质押比来看并不高,但股权比较分散,并且控股股东的质押比非常高,一旦控股股东被强制平仓,股权也会轻易地易主。
  10月16日,迅游科技(SZ:300467)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于10月12日和10月15日分两次总计补充1,131,423股质押,袁旭将1,372,000股质押展期至2019年10月16日。
  如果单从这点信息来看,则是公司实际控制人很平常的一次股权操作,似乎没什么风险。但是,牛牛观察仔细分析后发现,迅游科技就是这类股权分散,控股股东几乎全部将股权质押的股票,而且控股股东此前已经多次补充质押,这应该引起投资人高度关注。
  事实到底如何?迅游科技后续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股票质押状况,以及股价未来的走势?我们不得而知。对此,牛牛观察将持续予以关注。